九州:趙鵬飛疫情下印刷企業的危與機

编辑:ju111net九州体育|时间:2020-05-27|浏览:87

ju111net九州体育從目前形勢看,肆虐全球的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及產業的沖擊是巨大的,對很多行業,至整個社會產生的影響是長遠的嚴重程度現在還難以預測。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GDP出現負增長(-6.8%),第二季度能否“轉正”,我們只能持觀望態度。

印刷行業是一個WiFi型行業,幾乎與所有行業具有強關聯性,因此每個行業的疫情危機都會波及到印刷市場,波及到印刷企業。在疫情及由此引起的諸多不可預測的變化中,我們基于印刷企業賴以生存的印刷產品市場需求的變化,來理清企業當前面臨的“危”與“機”,危中尋機,化危為機,平穩渡過這一特殊時期,并使企業獲得新的蛻變。

“社交距離”與“居家隔離”,是防疫的兩個關鍵詞,我們的工作、學習、生活隨之發生變化,而這種變化直接影響到消費。人們適合閱讀的居家時間增加,加上圖書網購已經成為廣泛的習慣,所以圖書消費不會降低,甚至有一定程度的提升,如上海譯文出版社《鼠疫》3月已加印5萬冊;英國最大連鎖書店水石書店(Waterstone's)線上周銷量同比增長了400%;期刊、報紙由于是訂閱性質,需求波動不會太大;教材印刷的季節性較強,基本能躲過疫情的影響;資料印刷市場會有漲有跌,常規資料印刷會有所減少,但防疫資料印刷需求會很大。因此出版物印刷除了疫情第一階段受影響較大外,復工后應該可以恢復常態。

受疫情影響,人員聚集型的商業活動、大型會議、展會大多被延期或取消,預計在相當一段時間內難以恢復,與此關聯的宣傳物料,如廣告招貼、宣傳單、產品圖冊、易拉寶等的印制需求會急劇降低。但由于居家時間加長,上下班成為主要外出機會,所以樓宇廣告、電梯廣告、車站廣告的投放不會有大的變化。

酒、飲料和高端茶的標簽與包裝:2020年春節成為人們記憶中唯一不拜年的春節,酒、飲料的消費大幅度減少;現在正值春茶上市時間,但疫情防控已經轉入了常態模式,商務活動減少,用于商務禮品的高端茶消費必然會大幅降低。

印刷是一個服務于眾多制造業的產業,紡織服裝行業的印花織物、服飾裝飾,電子電器行業的印刷電路板、太陽能板、顯示屏、電子標簽等,汽車行業的儀表盤、汽車表盤面板、裝飾板等,都是印刷產品。受疫情的影響,供應鏈不暢,市場需求總體漲少跌多。

再看文化娛樂、體育生活市場,隨著全球體育賽事的停辦以及緊密接觸性運動的大幅度減少,室內型運動處于停滯狀態,如乒乓球、羽毛球以及專業器械健身,相關印刷消費需求會斷崖式降低。同樣各種文化活動相關的印刷需求也會大幅降低。

綜上,除了醫藥、食品以及物流等幾個民眾剛需細分領域出現逆增長外,大部分細分領域都或多或少會出現市場規模縮小問題。上述分析主要還是針對本土需求,隨著疫情全球化蔓延趨勢不減,各行業外貿業務下降,出口型企業的印刷包裝服務需求將面臨非常大的困境。

勞動力不足是疫情之下最突出的問題,作為勞動密集型企業,大部分印刷企業在封城、封路之后,外地員工無法按時到崗,即使到了工作地,也需要隔離14天,使得本就有員工流失風險的印刷企業更加雪上加霜,勞動力得不到保證。

現金流是企業經營命脈,疫情之下,一方面企業訂單無法如期完成,收入受到影響;另一方面,原材料、半成品、產成品中沉淀了大量資金,員工工資、廠房租金、融資租賃款等成本還在正常發生,又增加了防疫成本,這些都會引發現金流緊張甚至緊繃。

以上只是疫情之下印刷企業面臨的共性問題,而不同地區、不同類型的企業還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但無論如何,此次疫情,考驗著印刷企業的應變能力、抗風險能力,暴露出企業發展中的短板,對企業而言,未嘗不是一次轉型發展的機會!

為控制疫情蔓延,全球進入社交距離與人員流動管控狀態,中國實施隔離政策,德國號召民眾“禁足”,美國稱之“居家避難”。各行各業,尤其是制造業企業都承受了復工與疫情防控造成的管理不暢、延遲開工、復工人數不足、有效生產時間縮減、產能壓縮等多重壓力。多數企業已認識到,在生產環節上,要拋棄落后產能,擺脫手工對產能和效率的束縛,實施智能化轉型,降低對人力的依賴,確保企業的生產運營不受或少受突發事件影響,走向平穩有序經營。

智能化并不是自動化,自動化設備只是基礎,智能化更重要的是數據或者大數據的支撐和運用。疫情期間所有企業都采用在線辦公,雖然在線深度有所不同,但是這次疫情已經成為產業互聯網發展的推進器,疫情過后,隨著新基建中5G建設的推動,產業互聯網的發展將全面加速。

未來企業間競爭模式也會迭代,產品型業務為主的企業的技術優勢與技術迭代速度優勢是否可以碾壓競爭對手,服務型業務為主的企業的效率能否極大提升會成為其能否脫穎而出的重要因素。未來印廠的自動化生產能力、智能化管理運營能力以及與供應鏈體系的數據連接能力將成為企業競爭的核心競爭力,成為決定企業生死的關鍵因素。

疫情期間口罩成為剛需,國際間圍繞口罩的爭議也此起彼伏,關注的問題有兩個,一是缺貨與國家間的搶貨,二是“標準”。歐洲一些國家曾抱怨中國口罩質量不合格,追溯發現主要是將低標準口罩(普通防護口罩)用在了高標準需求的場景(醫用);美國則也因為此原因出現允許、限制到再允許符合中國標準口罩進口的問題。口罩問題,為全民上了一堂生動的“標準課”,讓國人充分認識到了中國制造供應鏈體系的優勢:只有依據標準才能進行客觀的質量評價,有效解決質量糾紛;標準化不僅僅是技術層面的價值,也是國際市場準入的通行證,關鍵時刻能最大限度地保護國家利益,標準就是軟實力!

經過這次口罩標準戰的洗禮,不僅印刷企業,印刷買家及上下游企業都會大幅提升標準價值的認知與重視,標準化不僅有利于解決質量爭議,也能有效提升整個供應鏈的運行效率與產品質量。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質量管控標準化與認證也將成為國內印刷市場暢行的基本條件。對于印刷企業,利用這個特殊時期做好內功,建設和升級企業內部標準體系是一項重要工程。

中宣部印刷發行局劉曉凱局長在2019中國印刷業創新大會印刷創新項目產融對接路演觀摩活動的致辭中指出,我國印刷業每年的融資需求至少在1500億元以上。但長期以來,印刷行業被投資界歸類為夕陽產業,并未獲得資本的廣泛關注。同時印刷企業對于資本市場理解不深,金融思維淡薄,即使有資金需求,也大多采用同行之間的拆借、銀行抵押貸款等傳統方式去解決。

中國印刷科學技術研究院在疫情期間對80家北京出版印刷企業進行了融資意愿的調研。調研結果顯示,現階段需要融資服務的印刷企業僅占5%,有55%的企業直接表示沒有融資需求;5%企業表明沒有過融資經歷或對融資不了解;2%企業表示現金流在疫情期間比之前緊張,但是目前已經自行通過貸款等方式解決。這些企業以中小企業為主,單一的融資結構會極大制約企業的快速發展和抗風險能力的增強。

目前正是印刷企業規模化、集約化發展的風口,要完成企業的智能化升級、企業服務鏈的延伸,實現企業的轉型升級,光依靠自身的積累是難以完成的。可喜的是,國內某些印刷企業,已走向了資本市場。疫情之下,傳出喜訊,山東世紀開元電子商務集團有限公司完成億元級C輪融資,這也是給印刷同行們打了一劑“強心針”,原來印刷企業離資本,并不遙遠。

近年來,國家出臺了一系列金融扶持實體經濟的政策,各投資機構、金融機構也面向企業提供多種金融服務與產品,有了這樣的有利條件,印刷企業更應該樹立金融思維,勇于接觸多種融資方式,提升融資能力,通過股權融資、債權融資、融資租賃、并購重組等多種融資手段,解決企業發展資金問題。

總之,不論疫情影響有多大,不論印刷市場變化與訂單變化如何,決定企業未來的關鍵還是企業的綜合競爭力。印刷同仁們,讓我們高效利用現在危機中的“閑暇”時機,全面提升內功,創造性地應對未來市場的格局變化,占領先機。